当消费者变得理性和专业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寻找,有没有不含防腐剂的化妆品?特别是近年来,在一些无添加品牌的教育引导下,有些消费者谈防腐剂色变,觉得不添加防腐剂的化妆品更安全无刺激,且显得更高级。
 
  在这类需求刺激下,一些宣称有防腐效果的植物“防腐剂”兴起,以此开发无防腐化妆品,这样既可以打差异化概念,也可以打“升维”的安全牌,传递出更高的品牌价值感。
 
  植物“防腐剂”兴起,到底是概念性的宣传噱头,还是无防腐护肤重要推手?无防腐护肤的摸索和创新,究竟有没有价值?会成为未来的主流趋势吗?
 
  无防腐护肤趋势
 
  催生植物“防腐剂”兴起
 
  无防腐护肤由来已久,且随着技术的发展,形式变得多样化。
 
  Fancl可谓是无添加防腐的引领者。1980年Fancl创办人池森贤二洞悉护肤品含有的防腐剂等部分化学成分,容易刺激肌肤造成敏感;后来经过多方调查研究,成功研发出不含防腐剂等化学添加剂的「无添加」产品,也成为了无添加护肤的扛旗者,坚持不用防腐剂(不只是parabens)及其他容易刺激肌肤的化学添加剂、杀菌剂及香料。
 
  除了Fancl,还有日本HABA、NOMAMA等品牌也倡导无添加防腐剂,比如HABA宣称产品无添加5大致敏成分 - Parabens防腐剂、石化界面活性剂、人造香料、矿物油、焦油色素等有害防腐剂,NOMAMA宣称不添加防腐剂、矿物油、着色料、合成香料等。
 
  2009年,雅漾革命性创新技术---专利D.E.F.I无菌舱(DispositifExclusif Formule Intacte)问世,推出了无防腐剂产品,倡导无菌配方、无菌生产、无菌包装,保持开封后的产品无菌洁净,做到不添加防腐剂和类防腐剂。
 
  2014年底,伟博海泰推出了第一代不用添加防腐剂仍能“保鲜”有效成分、安全有保障的冻干面膜,而后不断迭代升级。
 
  2015年,澳思美联合澳大利亚TERRAPHARMA经过三年的研究,成功推出无添加防腐产品,采用植物防腐体系,替代了传统的化学防腐体系,而且将产品未开封的保质期做到了三年。
 
  2016年底贝豪集团推出无添加防腐剂的“001”面膜,表示从膜材到精华液,均不添加防腐剂,0防腐剂、0化学添加的保质期还可以达到两年,名声大震。
 
  2018年3月,佰草集推出第一代无添加防腐剂的冻干面膜,之后进行了几次升级,产品通过国家级的面膜防腐剂测试、面膜安全性测试、生态菌群测试和消费者试用等四大测试。诺斯贝尔推出的纳米纤维速溶面膜,也做到了固态无防腐。
 
  2019年PCHi展会上,诸多植物“防腐剂”亮相,宣称产品具有防腐功效,可用于研发无防腐化妆品。
 
  越来越多消费者对更加安全、低刺激、低致敏化妆品的期待,推动着无防腐化妆品的深入研究,也成为无添加化妆品壮大的强大动力。比如母婴护理品制造专家的澳思美,就是因为母婴目标消费人群的特殊性,合三年之力,克服种种障碍,终于研发出无防腐化妆品,用拥有专利的植物防腐成分,替代了传统的化学防腐剂。
 
  可以看到,目前无添加防腐化妆品主要有三种实现路径。
 
  其一,从原料上突破,避开添加化妆品监管政策防腐剂列表中的防腐剂,但是添加了具有抗菌、防腐功能的成分,其中就包括植物“防腐剂”,传递一种更天然、安全的感觉。
 
  不过,此种路径,也容易出现一些企业“浑水摸鱼”。对此,广东省微生物研究所分析检测中心主任谢小保谈及,这就需要从具体的产品去讨论,比如产品只添加了植物提取物,无其他防腐剂,那说明是起到了防腐效果;如果只是复配,那可能起增效或其他功能,就不是无添加防腐。
 
  其二,从包材上突破,避免产品使用和存储过程中被污染,实现防腐效果,比如FANCL的小瓶科技,雅漾的“无菌舱”包装,现在流行的冻干粉、安瓶等。
 
  其三,从生产过程中突破,严控生产过程和条件,比如FANC无添加护肤品均在「封闭式生产系统」中生产,料体经过精确量度、高温灭菌后,即进入密封管道系统进行自动化输送、搅拌、储存等工序与外界空气完全隔绝;于「无菌灌装间」灌装时,环境洁净度更达100级,达到针剂药品生产的国际卫生标准。
 
  无添加防腐就一定安全吗?
 
  植物“防腐剂”成为主流还有多远?
 
  植物“防腐剂”抓住了消费者的心理,但是因为微生物具有多样性和未知性,能做到安全有效吗?无添加防腐化妆品就一定比有防腐的化妆品安全吗?植物“防腐剂”要成为主流,还有多远?
 
  谢小保谈及,虽然近两年来,由于消费者对防腐剂的恐惧心理,变得高度关注无添加化妆品,但是并不意味着无添加就一定安全,或者添加防腐剂就不安全,得看具体情况。
 
  比如有些产品,虽然通过了防腐挑战试验,但是仍然会发生微生物腐败,其中原因很多,比如测试菌种的局限、测试方法的局限、菌种的特性、同一种防腐剂在不同的产品中效果也不同等。
 
  《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》(2015版)中化妆品准用防腐剂表格中,列出了51种防腐剂,并规定了使用时最大允许浓度、使用范围和限制条件、标签上必须标印的使用条件和注意事项等。因此,在广东省化妆品科学技术研究会副会长张太军看来,表内的防腐剂历史悠久,久经考验,而表外的“防腐剂”安全数据极少,安全性更不确定。植物防腐剂或者无添加防腐剂作为一个小的需求有一定的市场空间,但成为主流有点困难。有时防腐和安全是对立的,最重要的是改善生产环节,最低剂量使用防腐剂。
 
  谢小保也强调,“我不反对无添加防腐剂,而且也鼓励大家往这个方向去做,但无添加防腐和防腐剂都有自己的优势,且相互弥补缺点。”
 
  可见,无添加防腐剂的研究,在降低致敏性和提高安全性方面,有一定的价值。不过,做到了防腐效果的植物“防腐剂”也有一定的推广障碍,比如价格比化学防腐剂成本要高;对安全性和效果的疑虑、不同配方体系的适应性等。
 
  无添加防腐的历史久远,但植物“防腐剂”才刚刚兴起,为无添加护肤的实现,从原料层面的路径,提供了更多可能。但植物“防腐剂”要想成为主流,仍然任重道远,还需要更多的研发人员和企业参与进去,更多的理论支持和更多元的防腐挑战试验结果支撑,才能迎来无防腐护肤的美好时代。